Camino Day 1

Camino Day 1

Saint-Jean-Pied-de-Pord
to
Roncesvalles 
Distance: 25.3 km 
Total Distance: 25.3 km

Cloud sea @ Refuge Orisson

Saint-Jean-Pied-de-Port

Saint-Jean-Pied-de-Port 是法國西南部的一個古老要塞城市,從 1177 年就已經存在。城市名字一個字一個字解的話,Pied = foot;de = of;Port = 分叉口、端口、港口,而港口在以前來說是非常重要的,Pied-de-Port 加起來的意意是 foot of the pass,可解作路的基石。

這也突顯出 Saint-Jean-Pied-de-Port 的重要性,它也是由歐洲各地來到穿過 Mont Pyrenees 庇牛里斯山到 la Península Ibérica 伊比利半島 (即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半島) 的重要集合點,也是商人和行政機關要到達伊比利半島的重要休息地。

正因為其重要地位,城市也被要塞化,建有城牆等防禦設施,直至現在,城牆大部份地方都能保持良好狀態。

自從朝聖之路的出現,Saint-Jean-Pied-de-Port 因為其存在於 Mont Pyrenees 的山腳位置,又再變得重要,成為踏上朝聖之路 – 法國之路的起點,所以設施完備,而 Pilgrim Center 朝聖者中心也在城中。

City Wall, Saint-Jean-Pied-de-Port, Camino de Santiago
Hand on wall, Saint-Jean-Pied-de-Port, Camino de Santiago
Water, Saint-Jean-Pied-de-Port, Camino de Santiago

Pilgrim Office

很多走法國之路的朝聖者都會以 Saint-Jean-Pied-de-Port 作為開始,來到這裡先作一個短暫休息,到 Pilgrim Center 購買 Pilgrim Passport,而這本 passport 是作為朝聖者的身份證明,能靠它入住相對便宜的 Albergue,更重要的是朝聖者要收集路上得到的印章,作為走在路上的證明,最少要有 100 個印章才可以取得完成朝聖之路的朝聖者證書。所以不論風雨,一路都要帶著它在身上。

而我是早一天由 Madrid 坐火車到 Pamplona 再轉巴士來到 Saint-Jean-Pied-de-Port,因為在 Pamplona 等巴士有多剩時間,所以去了 Albergue Jesus y Maria 買了 Pilgrim Passport,買的時候,那個阿姨還問過我是不是在 Pamplona 開始,那個時候我才意識到,原來朝聖之路真的在哪裡開始都可以的,不一定只在 Saint-Jean-Pied-de-Port 或者是 Sarria。當然,我也不會像網上說的由自己家門開始,太遠了吧!

Pilgrim Office Saint-Jean-Pied-de-Port Camino de Santiago
Pilgrim Office Saint-Jean-Pied-de-Port Camino de Santiago

今天很早就醒來,因為時差吧!在酒店的窗外看到紅紅的天邊,可惜雲太厚,看不到真正的日出。最後還是睡不著,又未到早餐時間,所以到了附近逛逛。晚上下過的雨,似乎停了不久,還有一點點毛毛雨,地面上還是很濕,有一點擔心今天的行程,在香港行山不少,但是下雨行山路還是只有一次,那次最後改走安全一點的馬路,而且今天要上到接近 1400 m 的未知情況的高山,香港的山路,應該算是容易走的。終於到了 0630 早餐時間,吃過簡單的西式早餐便 Check out 出發,可是到了 Pilgrim Center 才知道要 0730 才開門,只有在門外等候。

留意到 Pilgrim Center 對面的白色民房牆身掛有一些特別的裝飾,是有關朝聖之路的物品,貝殼、杖和水壺,很多人會覺得奇怪,為什麽貝殼是朝聖者信物?在網上看過最合理的解釋是,朝聖者信物中的大貝殼是用來盛載路上別人給予的食物的,先不說朝聖之路,以前歐洲也不是十分發達,尤其是朝聖者們,都沒有充足的旅費,在朝聖之路路上走到哪裡就扣扣門討住宿,而多數是住在教堂的,而吃飯的話,是用大貝殼來盛,水壺其實是用來裝紅酒的,而木杖當然是用來走路借力。所以踏上朝聖之路,這三件是必需的,現在當然有所變化,但多了一本 Pilgrim Passport,但我沒有帶上木杖,因為上不了飛機。

Pilgrim Office Saint-Jean-Pied-de-Port Camino de Santiago
Pilgrim Office Saint-Jean-Pied-de-Port Camino de Santiago

漸漸人開始多,也有不少人從街上兩旁的 Albergue 走出來直接出發,可能是從更遠的地方開始路經此地,又或是昨天已經辨好了開始的手續。

開門時候,很多朝聖者大都是來到才辨手續的,而我已買了 Pilgrim Passport 的,排隊等了一段時間,才懂得問一問職員,我已有 passport 是否還要等?職員立即把我帶到 counter ,幫我處理,原來開始手續很簡單,只是在 Pilgrim Passport 上填上自己的旅行護照 number ,然後由他們蓋上 Pilgrim Center 的印章作為開始的證明。難怪在 Pamplona 時那個阿姨是拿著她們的印章問我是否在 Pamplona 開始,我說了不是後她就把印章收起,再把 Passport 給我,叫我一定要到 Saint-Jean-Pied-de-Port 的 Pilgrim Center 蓋印。

後來發現如果在這裡買 Pilgrim Passport 的話,會附上朝聖之路的簡介,以及職員們的詳細講解,或者應該要在這裡買才對。最後離開時,職員跟我說了一句 “Buen Camino”,意思是「朝聖之路上愉快」,這也是踏上朝聖之路一定要學到的西班牙文,也是我當時懂得的唯一兩句西班牙文的一句,而另一句是 Hola。看我這樣也可以走遍西班牙大部份地區,可見西班牙人真的很好人。

留意一下,由 Pilgrim Center 大街往下坡走左邊會有一間賣朝聖者用品的店鋪,如有需要可以在這裡添置用品。在早一天我發現我的旅行用電插頭壞了,應該是我在家收拾行李時跌破了,昨天來得很晚,也是只有這裡還在營業,所以在這裡買了歐制 USB 插頭,和兩個貝殼,還把它小心的繫在我的背包上,令它不會自己反轉,看起來好看。

到現在,就算我到哪裡,只要背上這個背包,貝殼還在呢!它可是在世界各地跟其他朝聖者相認的重要信物。在 Lietuva 的 Traka 就遇上了一位教師!遲些我也會寫當日到訪 Traka Castle 的文章,那天跟她和她的學生聊天的內容還記得很清楚,一班小學生的英文比我的還要好,比我更利害啊!當中更有人懂得中文,每個人都最少懂得三種語言,真的很利害!

Pont Saint Jean, Saint-Jean-Pied-de-Port, Camino de Santiago
City Wall, Saint-Jean-Pied-de-Port, Camino de Santiago

離開 Pilgrim Center 後,沿者大街往下向著一座像是鐘樓的門走,這是以前城鎮的城門,出口連接著一條名叫 Pont Saint Jean 的橋,兩條的風景不錯,沒有太多像大城市的修飾,再往前行會穿過民住區,右邊會經過一間麵包店,因為不知道往 Mont Pyrenees 路上有沒有補給,所以買了一個牛角蘇,但後來知道原來路上有不少補給點。

穿過另一道城門後,還是走馬路。是的,是我喜歡的城牆,能在要塞城市開始朝聖之路,是多幸運。一路走的路都很容易走,盡是石屎路和兩邊都是民居。自在 Pilgrim Center 出來,一路上都見到不少連群結隊,或者是年輕男男女女,又或者是年長一點的,可能是老夫婦,還會是一家人一起走,他們一路上說說笑笑,沿路也充滿歡笑聲。更有一些是獨行俠,和一些本來是獨行俠,來到這裡後開始試著認識同是獨行俠的人,怎知道?從他們的對話便知道,例如 “Where are you from?”、”Why are you here?”,有的會直接問要不要一起走,尤其見到是年輕人,剛遇上的他們,多數會有一方會注視著對方說話,而相識很久的人而又熟絡到一起上路的朋友,相對較少會注視著對方來說話的吧!而我呢?我走得很快,所以見到很多不同的情況,想一個人走下去,用自己的雙眼和感覺觀察其他人。

To Refuge Orisson, Saint-Jean-Pied-de-Port, Camino de Santiago
Minions, Saint-Jean-Pied-de-Port, Camino de Santiago

路越來越斜,到了一個位置看到一堆指示牌,寫著有些 Albergue 的方向,其中一個是鼎鼎大名的 Refuge Orisson,這是朝聖之路法國往西班牙中,法國境內最後一個 Albergue,Refuge 這句法文的意思就是 Albergue。它是以半山區的景色聞名,是什麽景色?每天每一刻都不同,就是它的景色,可以來走一趟朝聖之路看看!

繼續往前走,走到一個地方,左邊民居的圍欄內有一隻小馬向我靠近,我停下腳步看著牠,牠不停把頭伸出有刺的圍欄,還不停擺頭像是跟我打招呼一樣,牠真的很熱情,我跟牠對望了一會,因為怕牠會被欄上的刺刺傷,所以沒有進一步跟牠玩,只跟牠 Say Goodbye 後離開,我遠離後,牠也回到園中心處,好像是特意出來跟我打招呼一樣。或許這是綠份,讓我能跟牠在這裡相遇,多謝!

附上熱情小馬的位置,但如果牠不在就請別故意打擾牠。

To Refuge Orisson, Saint-Jean-Pied-de-Port, Camino de Santiago

Mont Pyrenees

離開熱情小馬後,開始遠離民居,但還是石屎路,不過路變得越來越斜,身邊的歡笑聲漸漸變成氣喘聲,我也開始有一點氣喘,更何況其他人是一邊上斜一邊說話。

Hong Kong and Japanese girls, Saint-Jean-Pied-de-Port, Camino de Santiago
Yellow arrow,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遇上了兩個女生,我在後面留意到她們之間的對話,估計一位是日本女生,一位應該是香港女生,怎知?從口音得知,日本人說英語是很明顯有口音的,香港人說英語的口音有什麽特別我不太懂,因為我應該有著同樣的口音只知道一聽便有親切的感覺,這女生英語也很好。後來遇到一位多口男,從他口中得知我的估計是正確的。

很多人可能會奇怪,一個人走在朝聖之路的路上不危險嗎?不會迷路嗎?可以答你,總會有危險,但是比身處大城市的較少,因為沿路總會有人經過,有同樣單純向著終點走的朝聖者,還有當地人,我遇到的他們都很友善,而迷路的問題,有遇過,但是一路上只要跟著黃色箭咀和貝殼石柱走就可以了,還有看著同樣背著大背包的人讓你確定路線,其實不怕,只要小心就可以。

那些朝聖之路的指示,或者是黃箭咀,或者是石柱,那些黃箭咀有的是官方畫的,也有的是附近居民在自己的屋上畫的,更有一些是特意買一些箭咀的裝飾掛在自己的屋外,為朝聖者指引方向,有時看到也會在想,他們這麽喜歡朝聖之路,究竟走上了幾多趟呢?

所以不用擔心,能踏上這條路,上天一定會為你指引方向,把一切交給上天,只要小心走便可以。

Cloud,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Talkative man,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越走得高,風景越美,看到跟雲層的高度越來越接近,更有衝動走快一點。後來上到一條很斜的斜坡,已經有一點氣喘,前面有一個掛著綠色背包 rain cover 的男人,跟路上的人搭訕,後來我走到他身邊,他也跟我搭訕,也是問一堆必問的問題,但中間加插了很多粗口,雖然我也習慣聽,但一邊上這麽急的斜路,一邊來回對話,真的有一點難受,我打算加速甩掉他,但他反而死跟上我的速度,後來我受不了,說要整理衣服停下來,拍一下照,他才離去找他下一個目標,所以我叫他多口男。

但從他口中得知我之前遇到的,確是一位日本女生和一位香港女生。其實路上都有不少帶著各自的原因獨自上路的人,如果要一一了解,為何不先解決自己的原因呢?

Cloud sea,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回頭看到的風景真的很美,在這裡可以看見好像是雲海的景像,令我繼續往上走,從高一點的地方看清楚。

或許人生就是這樣,生活令自己不停往前衝,只見到眼前的幾米路,反而看不清自己要往前走的目的地。時候到了,上天會有指示要你停下來,回看後面走過的路,細看以前種下的因,造成今日的果,回味那成功感。回頭的一下,令你更有力量和衝勁,看到刻在背後的目的地,繼續努力前進。但是,我們永遠在衝的時候都不知道什麽時候應該要暫停一下。所以還是繼續當下的努力,上天一定會告訴我暫停的時間。

Muddy slope,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當以為之後的路也只是如此時平平無奇,有趣的事情出現了。眼前出現了一段爛泥路 很多人在路前停了下來,說著這條路怎樣怎樣,當然他們很多的對話我也不懂,只見他們的手勢和表情估計。

可能因為下過雨的關係,路真的很濕,最有趣的是,每往上走一少步路,便會向後滑一點點,然後當扙起後腳時,鞋是被泥吸得很緊,而沿著草地走,草地就更滑,所以還是乖乖的走在泥路上。

Cloud sea,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Cloud sea,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很不容易才通過了這段爛泥路,再次回頭看,看到完整的雲海,真的很美,令我忘記生活上很多的屈結,尤其是出發前的煩事,心情變得愉快,繼續以輕快的步伐前進。

有人說,人類喜歡看綠色的物件,是的,在路上綠色加上藍色已經是最簡單卻是最美的組合,尤其是見到它們平直的分割線,更是美麗。

昨晚,就算是日出時份還是雨天,然後在山上已經是晴天,陽光還會有一點刺眼。這是傳聞多變的 Mont Pyrenees 嗎?一會就會知道了。

沿途除了有美好的風景在為朝聖者們打氣外,還有過往的朝聖者留下的字句為後來的朝聖者打氣,提著大家要繼續往前走。

Prefect match of the trees and the slope,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Keep going,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Refuge Orisson

來到傳聞中的 Refuge Orisson,這裡除是作為餐廳和 Albergue 的房子外,外面還有戶外雅座,在這半山地區可以細看山下的風景,坐在外邊的人真多,步入室內,室內很乾淨,但座位空空如也,休息的朝聖者全都坐在外面,很正常吧,外面的風景多好。

很多人上到半山就會在這裡過夜,但是網上說,入住要先預訂才有床位,如果預計去到 Saint-Jean-Pied-de-Pord 的時間不早,那上來到 Refuge Orisson 的時間應該更不早了,就應預先在這裡預訂床位。

在這裡就算不是留宿也可以取得印章的,我買了一罐可樂、一條蕉和一張很特別的 post card,漂亮的店員便為我蓋上印章。

Refuge Orisson,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Refuge Orisson,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Yellow ribbon, Refuge Orisson,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Refuge Orisson,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Cloud sea, Refuge Orisson,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Keep on Mont Pyrenees

在休息過後,往山下看,看到那些雲正像海浪一樣往山上蓋過來,感覺很震撼,雲蓋上來的一刻,站在露天座的朝聖者們都很歡樂的迎接,身體也感覺到涼了一節。

好奇看看路牌,它指著今天的目的地 Roncesvalles,距離還有 17.1 km 大約 4 個多小時的路程,但這裡的標高只是 810 m,原來剛才已經由 130 m 爬到了 700 m 左右,但距離今天要通過的最高點 13xx m 還有一大段距離,怪不得很多人會選擇在這裡過夜了。

Refuge Orisson,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Going into flog,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繼續往濃霧中走,感覺真的很奇妙,初步體驗了 Mont Pyrenees 的多變天氣。

一直沿路走大部份都是馬路,是有車經過的,同時其車走朝聖之路的方法有三個,像我用腳走的是大部份,還有騎單車的和騎馬的,到現時為止,我只是見過一次騎馬的朝聖者,還要是在我未走到的後段,只是在遊歷西班牙時在 Ponforrada 親眼見過騎馬的朝聖者。

在 Mont Pyrenees 的馬路上不時會有車通過,但是司機們都不會響號的,最多只會在後面慢駛,等朝聖者們會意,再避開。如果朝聖之路要走在馬路上,一定要靠左走,這樣方便看到來車接近。

 

Bike and car,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Sheep,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Refuge Orisson,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Stone tower @ Camino sign stone,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Yellow arrow,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沿路會有不少指示朝聖之路方向的石柱,大多被小石圍著,原因是傳說走上這條路的都是傷心人,心中都有一些放不下的東西,在路上想著放不下的事,把在路上儉到的石頭當成心中想要放下的負擔,然後放下。

當然不能一下子就能放下,而且石頭本身就不能代表心中的負擔,動作只是給予一個又一個練習的機會,重覆的做,期望那總有一天能放下心中的負擔。

在圍著石柱的石頭上,有人會把一些字句放下,也有一些應該是他們親人的照片,希望他們最後都能放下他們想放下的東西吧!

Pilgrim with bike,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Sheep,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走著走著,欣賞著美麗自然的風景,聽到遠處有羊鈴牛鈴的聲音,這個山地有很多動物被放牧,我很少有機會在這麽近的距離見到這麽多的動物,而其他朝聖者們見到牠們也很雀躍的樣子,看來也不止是我這個「鄉下仔」的問題吧!這些動牛羊好像早已經習慣每天都有人走過,對於人們走過都沒有多大的反應。不過朝聖者們都係安份,最多只會在遠處看看,拍拍照而已,懂得尊重,是相處的最基本,大家都很開心。

在路上其實一點都不閒,要想著自己的事,又要放空,而好奇的我,更不停地細看路上遠近的每一個角落,最常做的是追縱路上的指示,今次是石柱,下次是黃箭咀,那再下一個是什麽呢?又是在哪一個位置出現呢?還有不停在觀察路上遇到的每一個人,看著他們的裝備,估計他們的來歷,想著他們來的原因,我很少問其他人來朝聖之路的原因,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 Camino,當他們想分享出來,覺得我能幫他們分擔的,我才會去聽。反而觀察人和事,是我的興趣。

Last rest spot in France,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Cruz de Thibault,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今天的氣溫是可接受的,大約十幾度,但是走著走著身體會熱的,最少不是下著雨就已經很好了。

為什麽路上有一些路是乾的,也有一些是濕的?明明都是同一個山頭,這些簡單問題我也會在想,所以說 My Camino 係 very busy 的。

網上說第一天上 Mont Pyrenees 的路是最難行的,應該是吧,因為我還未走完整條路。但是感到最難的,一定不是用腳走的我,看著那些踏單車的朝聖者,推著他們的單車上爛泥路,有一些還嘗試踏單車上去,真的是很難的。

有一段路立著一個牌,上面顯示著 1-3 月和 11、12 月是不適宜通過這裡的爛泥路。

Stone tower @ Camino sign stone,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Powerful pilgrim with bike @ Camino sign stone,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Alert sign,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通過爛泥路後,便是平路,右邊是下坡但是被帶刺鐵線圍著,看到這樣早已嘗試在 Google Map 上找西法邊境的位置,但 GPS 收得不太好,看不到真實位置。後來沿著唯一的路走,便見到一個 Help 和地上有金屬架的位置,有幾個人站在這裡,上面有一個牌指著目的地的方向,標高 1344 m,估計應該穿過這裡便是由法國進入西班牙境內。順帶一提,1344 其實是我,是我的名字「安」的中文電碼。

想著每天多少人在我的名字前經過進入西班牙呢!又多少人跟我的名字拍照!想到也覺得好笑!這也是我跟來自世界各地的朝聖者的緣份。

Alert sign, Refuge Orisson,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之後的路相對平坦,但是天氣開始變差,霧很大,正常踏單車的朝聖者是可以正常的以單車前進,不過他們顧及路上的其他朝聖者,大都放慢前進,有的還會有霧中間中響鈴,令在前面的朝聖者都知道他們正在接近。

路上見到一間小屋,找找 Google Map 看到它的標示,叫做 Refugio Izandorre,想了想, Refugio 在法文是庇護所,那應該是在山上準備給遇上多變天氣的人提供一個安全保護區。

Walk in flog,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Refugio Izandorre,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走著走著,沿路的人開始少了,看著路上每一件事物,在路上發現一個鬼臉,好像在笑呢!

然後走到一個 Emergency Communication Center ,就像剛才 1344 那一個外形的東西,很多人在這裡休息,因為人太多,也太吵了,所以我看了一會便離開,沿著它左邊的路,原來已經開始下山了。

Haha,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Emergency Communication Center,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不過上山難,下山更難,過了這裡,直接來一大段急下斜的路,下山下到雙腳在發抖。但是下山後天氣又回復天晴,不過地上的泥路還是很濕,而且很滑,對下山來說是很危險的。

走過時乾時濕的路,在一段濕泥路見到一頂很新的粉紅色帽子在泥上,本來有一點衝動想拾起來,但是最後還是讓它留在原地。再往前走,見到有一個女士走回頭,問了她,原來是回去拾她的帽子,有點後悔沒幫她拾起來,否則她就不用走回頭那麽多,後來遇上一個男士在路上等著,我又跟他搭訕,他是那女士的丈夫,在等太太回來,然後我就慢慢繼續走,不久他們追上來了。在一段泥路,我突然滑倒,掉了在路邊的斜坡,幸好那男士夠大力,一手把我拉住,否則我應該掉了下山,他很緊張的仔細看我身上有沒有傷,幸好沒有明顯傷口,只是半個身是泥,相機也中了,但是感覺到除了左手,右手和腳都拉傷了,然後他們好像故意走慢一點點看我還有沒有事。真的很感謝他們呢!

 

Come back sunny,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Mud, Refuge Orisson,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Keep downhill, Refuge Orisson,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他們在指示牌前停了下來,好像是在找方向,然後我們正式自我介紹,丈夫叫 Tom,太太的名字我忘記了。丈夫是個很爽真的人,太太是個很溫柔的人,兩位都是很年青。因為 Google Map 上正在顯示我們在樹林中,而且沒有顯示路線,也只有跟著路牌指示的方向走,後來發現是改了路,穿過樹林後便會回到一條郊遊徑直達 Roncesvalles。
Sign, Mont Pyrenees, Camino de Santiago

Roncesvalles

終於來到 Roncesvalles,進入 Ronvesvalles 前有一條小溪,Tom 夫婦在用溪水洗一下鞋,我也跟著洗一下鞋,和身上的泥,那些泥其實都乾了,相機鏡頭也有一點,但相機也沒有事。他們也先走了。

一開始我對找 Albergue 完全沒有頭緒,只是跟著別人走。穿過停車場,便到達由教堂經營的 Albergue,是我第一間入住的公營 Albergue。門口左邊是有水龍頭和刷子,可以用來刷鞋。進去之後見到很多人在排隊入住,他們都把背包放在室外,我為求方便也放下了背包在外面,所以貴重的東西最好還是跟身。

排隊排在我前面的是兩個澳洲女生,為何知道?入住 Albergue 除了要 Pilgrim Passport 還要自己的護照,看到她們的護照封面就知道了。跟她們排在附近的英國男生 (也是因為看到護照) 不停跟她們聊天,好像在說之後一起走,後來的日子見到她們常在一起也確定了。

Tom, Roncesvalles, Camino de Santiago
Hostel Roncesvalles - Orreaga, Roncesvalles, Camino de Santiago

Check in 時可以多買晚餐和早餐,我買了晚餐,因為我來得太晚了,貴一點的早餐沒有了,只剩 3.5 歐的早餐,看圖好像只是一片包和一杯飲品,但進餐時間是早上 8 時。入住 10 歐,晚餐 10 歐,早餐 3.5 歐。這裡是有門禁的,說的是晚上 10 時至早上 8 時,亦因為不知道路上哪裡可以吃早餐,所以我買了,但我以後都不會相信這些門禁的。

之後上房間,我住的是第二層,是一層過的多人混合房間,以四張床為一個小獨立開放式空間,而我睡的是上層,下面兩張床是一對在 Saint-Jean-Pied-de-Port 出發前見過的兩母女,記得她們是因為我在 Saint-Jean-Pied-de-Port 出發大街經過她們時,女兒剛好在抽電子煙,才察覺到電子煙很早在歐洲已經很流行。而另一張上層床就是剛才排在我前面其中一個澳洲女生,她的同伴就在她旁邊的床。

Hostel Roncesvalles - Orreaga, Roncesvalles, Camino de Santiago
Library, Hostel Roncesvalles - Orreaga, Roncesvalles, Camino de Santiago
Hostel Roncesvalles - Orreaga, Roncesvalles, Camino de Santiago

上房間之前是要把充滿泥的鞋放在 Boots room,那裡的味道真是令你不會久留。因為我沒有帶備用的拖鞋,所以只有赤腳上房。記得一定要帶拖鞋。

一來到房間,很多人都立即洗澡,房尾就是洗手間和沐浴間,雖然是混合房間,很多男士都會只穿著內褲在房頭走到房尾,很隨心,而我當然沒有這個膽量。

洗衣服的話,在這裡可以自己洗,因為我太懶了,所以就給一點錢吧!只要把衣服拿到樓下的洗衣間,放下幾歐便會之後把洗好的衣服放到床上。

Boots, Hostel Roncesvalles - Orreaga, Roncesvalles, Camino de Santiago

稍為安頓好所有事情後,包括要充電的充電,要放好的東西就放好,便四處走走。這間 Albergue 很新,不像網上說的樣子。應該是新建的吧!回到放鞋的一層,有一個很大的食堂,食堂旁有自動販賣機,原來這裡食物很充足,大可以在這裡買晚餐和早餐再用旁邊食堂的微波爐加熱,不用訂這裡的飯。翌日出發前,我也在這裡買了一些食物在路上吃。

另外這裡還有一間小賣部,可以在這裡買日用品和紀念品,在 Check in 的時候職員已告訴我可以買拖鞋的位置,其中一個位置是這小賣部,可是只剩下小童拖鞋,然後我就只買了牙膏。

回到剛才的走廊,那裡放著一張桌子,桌子上放著各式各樣的日用品,有一張紙寫著 “Take what you want, give what you don’t want.”,一些是之前的朝聖者留下給之後來的人,有一些應該是他們不小心留下,被職員放在這裡的,包括衣物、耳筒、充電器等等,見到當中有一對酒店房內用的拖鞋,我就借用了。

Parroquia católica Santa María, Roncesvalles, Camino de Santiago

然後到外面走,Roncesvalles 雖然小,但是可能因為是朝聖之路的必經小鎮,所以都有一個 Tourist Center,我當然會到 Tourist Center 拿一份地圖作為給自己的手信。之後再來每個小鎮都有的教堂,這個教堂不像以往見過的教堂,正門比較小,原來這就是大城市以外的教堂模樣,是比較僕素的。

一進門後,室內很暗,左邊有一個箱,是用來投幣的,投 1 歐便可以開燈,但是我沒有投,因為我比較喜歡現在的亮度,加上寧靜的氣氛,感覺很平和,坐在教堂的椅子上,雖然沒有宗教信仰,但是我還會細心欣賞教堂中的每一個角落,盡力去了解別人的信仰。

後來一陣嘈吵聲隨著木門的開門聲而來,然後燈亮了起來,往後看見到一大班中年人來了,他們熱熱鬧鬧的坐在教堂內的每一個角落,我還是喜歡寧靜,所以我出去了。

然後我在找翌日出發的路,走到那裡附近有一間 Bar 正在開門,而距離吃飯還有一段時間,所以我坐下來點了一份 sandwich 來吃。在這裡又遇到那個多口男,他拿著一杯啤酒,走向一枱中年人那裡,然後跟他們說了兩句就坐下來,隨著他的加入,一枱人都只有他的聲音。那我還是回房間了。

Parroquia católica Santa María, Roncesvalles, Camino de Santiago
Parroquia católica Santa María, Roncesvalles, Camino de Santiago

在房間內的人都很安靜,有的人在休息,也有人在寫日記,其中一個是我,把一天遇到的人和事回想再記錄下來。後來見到 Tom 夫婦,他們的床在我附近。他們沒有買晚餐,晚餐是在另一間餐廳,我跟一位女士同坐,她是因為親人離世,暫時離開職位和她的丈夫,獨自踏上這條路,沒有計劃要走多久,走到差不多便回去。

晚餐吃的還是一般般吧,菜湯、雞肶薯條,另一個餐單是魚,加上甜品,還有紅酒,便是朝聖者餐單了。

回到房後,有一班人在同層的 common area 很大聲的聊天,其實只是其中一個男的很大聲。而同層的其他人大多都是躺著休息。我再多寫兩句日記便準備睡覺。雖然有所準備,帶了耳塞,但是他們真的太吵了,根本睡不到,澳洲女生也越過床的矮牆跟她的同伴細聲說那班人。後來有一位女士走出去,很有禮貌的跟他們說,雖然今天在路上很高興認識他們,但他們這樣吵著其他人,請他們到下面食堂再聊,很快那班人就散了。我也應該學習一下那女士的態度。

Hostel Roncesvalles - Orreaga, Roncesvalles, Camino de Santiago
Pilgrim's set, Roncesvalles, Camino de Santiago
Pilgrim's set, Roncesvalles, Camino de Santiago

More photos

My Camino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