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ino Day 5

Villatuerta to Torres del Río Distance: 33.7 km Total Distance: 144.5 km Villatuerta 睡在近門口的床,早起很方便,早一點起來還可以獨佔廁所。來到樓下,全是黑漆漆的,要亮著電筒才可以落樓下。這裡的大門很有趣,本身是很大的門,是兩邊開啟的,再有一道小門在門上,出入可以從小門進出。一步出小門,就感覺到外面寒冷的天氣,還好已穿上足夠的衣服。 我在外面的露天桌椅享用在自動販賣機買的熱狗,它會自動把熱狗加熱,雖然香腸中間還是有一點冷,但是對我來說是很有趣的事情。這個時候天還是很黑,一邊吃,一邊看著天上的星星,但是剛好有射燈在門前,所以太光了,只能看到少量的星星。 在我吃早餐的時候,有一個男士出來,也是坐在桌子上享用早餐,他來自俄羅斯,因為他曾在歐洲工作,所以懂得英語,跟他說著旅行的事,他知道香港這城市,但不知道香港在哪,我打開 Google Map 指給他看,他說有機會也會到香港一趟,跟之前在 Larrasoaña 遇到的那位俄羅斯人很不同。 跟俄羅斯人道別後,便出發,先到教堂看看,回頭看到太陽快要出來的景色,雖然看不到太陽出來,但是看到天邊被染紅的樣子,已經感到滿足。 離開 Villatuerta 後又回到田園的路。經過一條木橋和一條隧道,它們看似是為了方便朝聖者而被興建的,作為對西班牙來說數一數二重要的朝聖之路,很多地方都會重視,還會特意為朝聖之路作出安排,也顯後西班牙人對朝聖之路的重視和尊重。 Estella 沿著路牌的指示,來到較大的城市 Estella,到達 Estella 的城區前,在一個農場又遇上了熱情的動物,今次是小驢,我經過的時候,牠很熱情的向著我叫,我回頭才發現牠,還把頭伸出閘外不停向著我搖擺,很想我摸牠的樣子,不知道是否下雨還是露水,牠全身都很濕,我不太敢去摸牠,只是看了牠一會就跟牠道別離開。不過也很感恩我能跟牠在這麽遠的距離遇上,牠應該等了我很久。或許世界上還有因緣份而靜靜的等著跟你相遇的人和事,在適當的時機,他們便會出現跟你見面。 沿著路走,會見到一間 Albergue 在河邊,然後是一座教堂 Iglesia del Santo Sepulcro,但是時間太早了,教堂還未開門,不過它的外面的石刻和裝飾都很吸引,正面看,門很大,門框的修飾很美,兩旁較高處的外牆有 12 尊㓮像,應該是 12 門徒吧!其實我也不太懂,有空也要仔細看看資料。 沿著舊城區窄小的路,有不少朝聖者從 Albergue 出來,漸漸變得熱鬧,所以以後盡量都要選擇在大城市後的小鎮留宿。穿過古城門 Puerta de Castilla,又是意想不到的古城門,感覺很興奮! 不過在我一邊走的時候,有一個亞洲面孔的年長女士一直跟我跟得很貼,但同時她的丈夫卻遠遠落後在後方,她走兩步又要停一下,這舉動真的令我費解,令我覺得很不舒服,之後我就站在一旁讓她先行,但她又要等她的丈夫,來來回回這樣子真的令我很困擾,我只好放慢腳步讓他們倆先行,可是她又走慢一點,究竟她想幹什麽呢!?然後我只好加快步速把他們拋離算了,但左後膝很痛呢! Fuente del Vino en las Bodegas de Irache 其實 Estella 不是很大,只是房子是沿著朝聖之路建成,所以通過 Estella 還是要一段時間的。離開 Estella […]

Camino Day 4

Zariquiegui to Villatuerta Distance: 31.5 km Total Distance: 110.8 km Alto Del Perdon 今天也是很早就起來,曾在 Larrasoaña 同住一間 Albergue 的法國夫婦,我們在 Zariquiegui 也再遇上。跟那天一樣,也是差不多時間就起來,老太太問我,有沒有睡夠,我就跟她說,平時在家也只睡 5-6 小時,很多香港人也是這樣,加上時差,很早就再睡不著了。她聽到後露出很震驚的樣子,她說在法國是不可能的。這個是當然的,法國可是浪漫國家啊!所以這也是西方社會和華人社會的分別。 跟她道別後我便出發到 Mirador Alto Del Perdon。天上掛著厚厚的雲,還好只是太陽未出來,晚上的雨都停下了,地上還未算很濕 一邊上山,一邊回頭看很面的景色,因為朝聖之路大多是向西方走,所以日出多數是在背後,看到遠處平原一些比山還低的雲,覺得很神奇。而左邊就是風車陣,有的在轉,有的就被停下來,轉的時候是有一點吵耳,但還是第一次在這麽近的距離看它們。 到達 Alto Del Perdon,天還不算光,我在這裡逗留了大約 10 分鐘,全程就只有我自己一個在自拍,是指定動作吧!然後細心欣賞山下的景色,因地形關係,風是由山下帶著雲或者霧吹向山頂,我看著發呆了幾分鐘才開始意識去拍片。 Alto Del Perdon 意思是寬恕之峰,就是跟朝聖之路有關的著名電影 The Way 的其中一個拍攝地,很多人因看過這電套,初感動而來。而我?到現在還沒有看過呢! 再往前走有一條行車路,左邊是上山到風車的位置,前面便是下山路,路旁有一條路通往一堆石塊圍著一條長形柱狀石,那些石塊上面有朝聖之路上城市的名稱,配合寬恕之峰之名,好像一群朝聖者對著中間的人下跪,求寬恕。 撞著是下山的路,越過山的另一面,沒有往上飄的雲,但多了一雍無際的高雲層。 上山容易下山難,下山才是考驗,因為路上都是鬆散的石路下山太急的話很大機會會滑倒,所以一定要小心下山。全程下山的路我也停下兩次作短暫休息,其中一次躺在路旁的長石椅,面往天上靜看雲層的滾動,時間像是停了下來。 沿路看到朝聖者們用路上的石頭砌了一座又一座的石塔,放下很多很多的負擔。可能因為地形加上下雨的關係,在高處的石比較少,而在彎位的外彎位置有大量石頭,走這段路一定一定要小心!因為在雨天後遇到一個朝聖者跟我說,她經過這裡的一天突然起很大的雨,這裡變成大瀑布,應該就是我昨天上山到 Zariquiegui 的路上遇到的大雨,她說途中遇到一個朝聖者滑倒,小腿開創性骨拆,要立即送院去,所以真的真的要小心! 下山後,法國夫婦從後而來,我停下來打算把脫下的衣服收好,太太走過來跟我說,在 Muruzábal 附近有一間很特別的教堂,叫 Iglesia de Santa María de Eunate,應該是跟 Maria 有關吧!她又把她手上的法文朝聖之路介紹書給我看,那教堂特別在是八角型,不過要多走 3 km,她建議我走看一下。然後他們就先走了,而我則繼續享受獨自一人在路上走。 突然想起昨晚比我來很晚一點點的澳洲女生,她們要關始走的話就要再搭的士回到 Zariquiegui,那又是誰給錢呢?應該要晚一點才能出發吧,還是就在留宿的小鎮開始呢? […]

Timing

時機是不早不晚, 剛剛好就在對的時間走到對的地點遇上對的人。 沒有誰錯過誰,只有誰感應誰。 Photo@Gdansk Poland July 2015 波蘭的第一站來到 Gdańsk 剛好遇上熱浪,又剛好遇上特別的巡遊。 當地人穿上傳統服裝在舊城區大街中遊走, 他們自己在拍照,也有遊人跟他們合照。 巡遊隊伍來到 Dwór Artusa 前, 當中有人在朗讀波蘭語, 然後有開槍表演。 就剛好這一刻,有幸能把火光拍下來。 火光過後便傳來一陣火藥味,久久不散。

Camino Day 3

Larrasoaña to Zariquiegui Distance: 26.5 km Total Distance: 79.3 km Larrasoaña 晚上睡得很差,本來有耳塞可以令鼻寒聲減大半,但是下隔床的老伯整晚都不停在動,床也很鬆,很易動,所以整晚都是在半睡半醒的狀態,所以很早就受不了要起來。在我梳洗一會後,一對法國夫婦也起來了,也是有禮的點頭打招呼,可能一早起來還未 ready,沒有其他對話了,哈哈! 早上的氣溫依舊有一點冷,離開 Larrasoaña 要回到進來的那條路,要由鎮頭走到鎮尾,再走到那條爛石路。 地上還是有一點濕,很快便到達今天第一個鎮 Akerreta,民居的花園圍欄放著一跟朝聖之路的石像,看似是跟聖人有關,可惜我不太懂得聖人們的事情,只是很感恩,衪看著我走過這裡。 今天雲太厚,看不到日出,只能看到紅色一小片。 一路走,我以為我起來起得早,但後面漸漸有一個又一個朝聖者越過我向前走,他們的個子都很高,而且還走得很快,這就是西方人和東方人的不同呢! 沿路會聽到流水聲,又再找出 Google Map 看看,才發現在西班牙文中的 Rio 是河流的意思,又學到新的事物了。一段路就在一條叫 Rio Arga 的河條旁邊,的確就是在路邊,水位差不多跟路面的高度,在想如果下雨的話,水位會不會高過路面呢?又看看路面又沒有被水浸過的痕跡,突然又想到,這幾天都有下雨,水位漲這麼高真的不奇怪呢!一路上真的很忙,總是在想這些無聊的事。 橫過 Rio Arga 到達 Zuriain 時會經過 Albergue La Parada De Zuriain,在戶外休息區立著一座走路姿勢的朝聖者像,如果在這裡過夜休息的話也不錯啊! 遠離 Albergue 後,看著箭咀是往馬路走的,這次還是第一次走在這種像是主要幹線的馬路上。路上來回線都有很多車,馬路行車線兩邊都有白線作分隔,外邊可以有足夠一個人走的空間,沿著馬路走了一段短距離,下意識往後看,正正有一個朝聖者站在我剛才站著的路口,看似很迷惘的樣子,我向他揮手示意,他後來也跟著來了。 我走的一邊是對著來車的,一般來說,就算是天色昏暗,司機們不會用高燈的,亦會自覺地靠左駛,遠離朝聖者們,減少駛過時的風對朝聖者們的影響。最有趣的是,平常在路上遇到其他朝聖者都會跟他們互相點頭說句 “Buen Camino”,而這次我就向著為我靠左駛的來車司機點頭,出奇地對方也會跟我點頭,有些可能怕我看不到他們點頭,更會揮一揮手,這些不足幾秒鐘的交流,令我覺得十分興𡚒!就好像一些小朋友看著陌生人,而陌生人跟他們點點頭,做鬼臉的感覺一樣興𡚒。 Iglesia de San Esteban 大直路後,要轉入一個路口,仍然是馬路,但變成了一線雙程路,即是來車可能是背後來的,所以一邊走要一邊看看背後和留意車聲。 然後再穿過碎石路後到達一個小鎮,明明是看著黃色箭咀,走了一條路,後來發現原來那個黃色箭咀只是去一個 Albergue 而不是原來朝聖之路的指示。跟著這個箭咀,走到馬路口,又遇到另一個好人司機,她本來是在主路上行走,到這個路口停下,她的小朋友下車,然後她打算調頭,調到一半,看到我出來,想過馬路到對面,她又停了下來,還示意讓我先走,這是朝聖者在西班牙的優待,還是歐洲人的禮貌呢? 走錯的路,其實也不差,反而有機會遇到多一點別人遇不到的事。 踏著不闊不窄的山路,然後靠著一座教堂旁到它的正門,正門旁邊就是它的 Albergue,那怪不得會有黃色箭咀指向這裡了! 就在 Albergue […]

Ready for waiting

當等待變成習慣,或會忘了等待。 但是不自覺地每做一件事,都會留一點伏筆, 去某些城市,總會留著一些地方不會獨自探訪; 學某些技能,總是覺得沒用但又似是需要; 記下某些想法,總是明知沒意思卻會在意。 好像已習慣了為等待而作準備, 準備著更好的自己等待最佳的時機。 等待著對的時間,對的地點,對的人。 Photo@Passerelle des Arts Paris France July 2014 法國巴黎的心鎖橋。 那天只是由 Rennes 路過 Paris 到 London 再到 Cardiff。 因為還有時間的關係,所以下火車後到了巴黎市中心走了大約一小時。 來到浪漫之都巴黎,當然要到著名的藝術橋,即心鎖橋,看一看。 首都 + 大城市 + 旅遊區, 理應不能吸引我,但是好奇之下還是去了一趟。 的確有很多寫上名字的鎖扣在橋上, 也有在賣新鎖的小販,情比金堅,多貴都會有人買。 在這裡來回看了幾遍,試著尋找好位置。 為什麽?像是找位置再回來,然後把兩個名字的鎖鎖在橋上。 是身體的習慣,讓我不自覺得繼續準備著、繼續等待。

Camino Day 2

Roncesvalles to Larrasoaña Distance: 27.5 km Total Distance: 52.8 km Roncesvalles 昨晚自那班人散去後,樓層回復寧靜,加上昨晚真的很累,很快就睡了。不過因為時差的關係,在三時多就醒來,斷斷續續的再睡到五時多左右,醒來的人越來越多,我也受不了也起來,但是因為看著門禁 我還是坐在窗前,看外面的風景,寒意從窗外傳進來,我還直接打開窗感受一下,真的很冷啊!是感覺有生以來遇過最冷的 6 月。 直至 6 時多,開始有人從 Albergue 出來,越等,出來的人就越多,後來我也成功出去,所以門禁是假的!距離早餐時間還是太早了,於是我去到餐廳門外等候,在等候的時候認識了一個來自菲律賓的男生和英國的女生,他們也是相信了門禁,所以訂了早餐,我們都認為,沒有門禁,一定不會訂早餐的。 到了早餐時間,大家都把背包放在門外,所以貴重物品一定要跟身。早餐真的是一片有果醬的包和一杯果汁,有一點不值,所以我決定以後我還是要小心選早餐。 吃過「早餐」後,大家都陸續出發,在我前面有幾位中年女士,他們一邊走一邊聊天,熱鬧得很。當然對我來說是很不舒服,還是靜靜的比較好,我只有收慢腳步讓她們先走遠,再享受寧靜。這段路還算是平坦,但是越走越覺得左膝後和右前膝有點痛,當然,全身也是拉傷的痛,應該是昨天那一摔的後遺症。 穿過森林,見到有工廠和民居,還有一間 Cafe,桌椅放滿門外,亦坐滿了人,那些人身旁都有大背包,看來都是朝聖者。路上不少走路走得比很快的朝聖者,都在這間 Cafe 門前停下來,飲咖啡或吃早餐。 沿路走的人很多,好像一大隊中學生去旅行,還好的是大家都是低聲說話,這樣也不錯,可以聽聽別人說話的內容,有些人還在討論昨天上 Mont Pyrenees 的情況。 Burguete-Auritz 來到今天第一個小鎮,這個小鎮最令我印象深劇的有兩樣,第一樣是一條很長還載了半滿水的水渠,那些水是流動的,就是不知道從哪點來,但水很清徹,一直向著鎮裡流,到了有人住的民居,它便變成暗渠。而另一樣令我印象深刻的是這裡的教堂,前面種了一排排奇怪的樹,矮矮的而且沒太多樹葉,真想快一點看到它們長得戍盛時的樣子,會不會把教堂前的空地變成一個有蓋的庭園,然後鎮上的新人在這裡開他們的新婚 Party。 離開 Burguete-Auritz 就是很長的草原路,可能是每年走過的人多,地方政府也把這條路修得又平又闊。路的兩邊都是綠油油的草地,加上天上的藍,一砌都是漂亮。 自離開 Burguete-Auritz,澳洲女生們都在我前面,她們一個穿涼鞋,一個穿裙子,可見要走這段路是多輕鬆。 原來這些草原是用來種牧草的,也有不少馬匹在草地上,應該是發呆吧!有一些馬長得很矮,很可愛,吸引了很多朝聖者跟牠們合照,而牠們應該是已見慣了,也對朝聖者們的舉動沒多大的反應。 Espinal 在踏入 Espinal 前,離遠聽到教堂的鐘聲,就站在分叉路口前,細看四周嘗試找出教堂的位置,因為相信每一個鎮的教堂都是數一數二高的建築物,加上地圖,找到了是前面柱狀的東西,它跟其他教堂不同,鐘樓像是用石屎來造,而且還有通風口,很有趣呢。 城鎮中,也有很多黃色箭咀,但特別的是一些印有城填名 Espinal 的地磚,很喜歡這些地磚,都是特意加上朝聖之路的特色。因為時間尚早,在 Espinal 中還是很多店舖都未開門,聽到有人在說找不到餐廳,餓得很。所以還是帶一點乾糧準備在路上吃。 離開 Espinal 後,會經過一個樹林,樹林有一個好像是用來攪笑的閘,因為就只有一道閘,兩旁都沒有門,其實是可以直接從旁邊過去,明顯在閘旁是有一條人走出來的路,但我還是開閘、穿過、關閘,但閘是會自動關上,而且力度也不少。然後會經過一條有趣的橋,是一排石柱的樣子,水可以在石柱之間流過,雖然水很淺,但大家也是踏著石柱通過。 Viscarret-Guerendiain 其實相對昨天,今天走的路是很舒服,雖然這段路只有一小段是急下坡,但可能因為昨天的操勞,對雙腳還是一種負擔。 除了教堂,很喜歡在每一個城鎮的兒童康樂設施,雖然到每一個小鎮能遇到的小朋友其實不多,也很少機會遇到有小朋友在康樂設施玩耍,但是這裡的設施卻是最簡單的木和金屬造的滑梯和高架,不像香港那種膠膠的感覺。 在 Viscarret-Guerendiain 會有一間 Supermarket,在這裡的 Supermarket 都是小小的,但一定有足夠的日用品,也有生果和蔬菜,而這一間 […]

Relax to be easy

當對自己充滿懷疑,路就會覺得難走。 試著放鬆心情,路其實可以後快很直接。 Photo@Saint-Malo France July 2014 第二次獨遊,第一次到法國,第一天在法國遊走。 搭火車由 Rennes 到 Saint-Malo 下車後, 當時獨遊經驗不多的我是比較緊張,也不知道法國人是怎樣。 戰戰兢兢的步出車站,站在正門看著地圖。 當時沒有買電話卡,所以離開酒店後是沒有網絡, 靠的是在旅遊中心得到的地圖。 而初到 Saint-Malo 的我,手上沒有地圖, 只有靠記憶和直覺,記得下車後只需一直背著車站走就可以。 可是沿路走,這個旅遊景點卻沒有多少遊客, 開始懷疑自己是否迷路, 漸漸覺得路好像走不完,縱使只是平路。 後來經過一處石椅,停下來想一想, 決定不管心中的疑惑, 直接往前走,走不多久就嗅到海水的腥味, 感覺應該差不多到了, 然後就到了一處滿是蠔殼的碼頭, 城門就在碼頭的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