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ino Day 7

Navarrete to Cirueña Distance: 32.1 km Total Distance: 210 km Villatuerta 今天也是早上五時多就起床,把東西靜靜的帶到 common room 收拾,在 common room 的牆上有很多朝聖者們留下的紙條,他們都是來自不同國家,仔細看了一下,在不同國家語言的紙條中,發現中文字,更是出自一位香港女生的手,她說她是第一個香港人在這裡留言的呢。桌上有膠紙和一些紙張,應該是屋主留下讓入住的朝聖者留字的。最後我也留下了一張紙條,是要多謝在朝聖之路上遇到的每一位,想到跟他們互動,少至打個招呼,多至聊天,還有救了我一下的 Tom,他們都給了我一些新思路,讓我的朝聖之路過得更充實。 再次在漆黑中出發,街上只有微弱的燈光,但在鏡頭下,燈光卻變成了一顆又一顆的星光,整個畫面都很吸引。然後又一次背著日出前進,每走一段路都回頭看看日出的情況。今天能看到整個日出過程,美極了! 本來原路是要轉入 Ventosa,但左膝後的筋太痛了,所以沒有去,沿著本來的直路向前走,再穿過田園的路。雖然腳很痛,但是需知停下來後再開始走的話,會痛上加痛,所以我還是繼續走。 直至差不多到 Nájera 前的一個小公園,真的要坐下來休息一下,有幾個朝聖者經過見到我把鞋和襪子脫掉,把右腳平放在椅上,可能我的表情有點痛苦,他們跟我說完 Buen Camino 後又問我 OK 不,他們說理解這種痛。不過我的痛是加上了受傷的痛啊。 又再次遇到 Stone tower 陣,這些 Stone tower 應該也是之前到來的朝聖者在休息的時候砌的。其實每個人的 Camino 都不同,他們都在享受著慢慢走的 Camino,而我卻想走快一點。 沿途我越過不少人,每當我遇到有人在前面的時候,我也有念頭要越過他們,可能因為想享受自己一個走在路上,在沒有旁人的情況下放空,看著路上的風景,還要留意一些箭咀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現。 Nájera 在進入 Nájera 前的路,有趣地泥路和石屎路是沒有明顯的交界。再往前行,見到越來越多的居民在街上走,有推著嬰兒車的媽媽,還有在巴士站等巴士的人,一下子回到了繁華的生活,不知道為何,我有一種不自在的感覺,還是喜歡在園野的生活,可能我真的不太喜歡人多的環境吧! 穿過連接城鎮東西岸的橋後,是 Nájera 的另一邊,在這裡有一座教堂,但是沒有開門,不過旁邊修道院有一道門可以進去,裡面有一個櫃枱,可以問裡面的職員,可以拿到印章的。 這邊有一座山,山頭上有一座荒廢了的城堡,但是以我現在的狀態上去的話,並不是一個好主意呢! 如果選擇在這裡過夜的話,除了可以嘗試登上山頭看一下城堡外,還可以考慮到鎮上的鬥獸場,這個城鎮其實也有很多不錯的東西可以參觀。 Azofra 來到 Azofra 已經是下午 1 時多,肚子餓得很,但是又不想在這裡過夜,所以在大街上的一家餐廳先吃飯。這一家餐廳掛著金屬造的畫,在等食物的時間,店裡只有我一個人,我來回店內仔細欣賞每一幅畫,有的以牛來做主題的,最喜歡的是一幅 Azofra […]

Camino Day 6

Torres del Río to Navarrete Distance: 33.4 km Total Distance: 177.9 km Torres del Río 今天是五時多起來,起來的時候把 Teresa 吵醒了,跟她道別後便離開房間。今天少雲,可以看到太陽初出來的光芒,同時看見月亮。 經過一處有很多 stone tower 的休息站,在地圖上這裡叫 Stone Forest,朝聖者們都很仔細的把小石塊由闊到窄一塊一塊叠高,多得路過的朝聖者也沒有把它們弄散,我才有機會在這裡看見。 也見到很多不同國家的國旗,很多朝聖者都會帶著國旗上路,見到合適的地方便會把旗放下,一面一面的國旗,反映出朝聖者的多元化。 然後沿著迂迴的公路旁走,上上落落,看著這裡的風景很有感覺,就像在 Windows 經常看到的 wallpaper 一樣,我又學著多拍幾張 wallpaper。 背後是日出,而前面等待著我的是一大片黑雲。我注視前方是否有下雨的跡像,突然發現有彩虹在朝聖之路的伸延線,回想第一次見到彩虹是 2014 年在 Cardiff 市中心,也是下雨過後出現,因為建築物的關係,那次只是看到一小部份,而今天在這麽空廣的地方,能看到整條彩虹,而且是雙彩虹,隱隱見到第三條,真的走兩步拍幾張照片,然後遇到一對母女,是之前有遇到過的,也在兩天後同住一間 Albergue。她們也看著彩虹驚嘆。   Viana 在路上看地圖,已經覺得很有趣,見到 Viana 的城鎮結構是圍著一個像舊城區的地方,見到 Viana 的路牌時已經急著想看看 Viana 的舊城區是怎樣的。 進城後的路線正是穿過被包圍的舊城區。但先要經過一段路,原來自助的 Rest Stop 在朝聖之路真的很常見,在一段進入舊城區的路就己經見到有兩個,有自動販賣機,但是只有站的,沒有坐的,我就在這裡買了一點東西吃。 停下來再走路,腿真的會很痛,很記得這裡的路,是一級一級向上,但是是斜路弟級,走上來是很辛苦呢! 到了舊城區前,看見有一幅地圖在展示舊城區內的佈局,以前 Viana 是有城牆的,但是現在只餘下一點點遺跡,以及後人留下的地圖。 進入像是城門入口的地方後,回到像中世紀的牆內窄街,往左邊轉入內街見到一塊空地,以前是城鎮中心的廣場,是作為城鎮有重要事情討論的地方,節日期間也會在這裡舉行慶典,現在變成了球場和停車場。 再沿著內街走,左邊是剛開門的 Cafe […]

Opposite side

不同的立場會有不同的看法, 看到持不同立場的對方的不是, 也許自己也有這樣的不是, 就如對著一面鏡子。 Photo@ Real Alcázar de Sevilla, Sevilla, Spain, 2017 7 月份的 Sevilla 是非常炎熱, 所以這裡的建築和西班牙南部其他的建築一樣, 都有水池或水流配合,減低建築物內的溫度。 在 Real Alcázar de Sevilla 中亦有不少水渠、水池、噴水池等, 最記得的是在一個地牢中有一個水道, 它的盡頭是什麽呢?不知道。 但是水道的水是靜止,配合水道兩旁的燈光, 水面清淅的反映了水道的倒影。 幸好當時在場的人沒有向水道投幣,沒有破壞水面的平靜。

Lifelong half

情人能跟你分享快樂的事; 但只有對的人能在內心陰暗面來去自如, 不用去捉緊,也會穿梳你心終生。 縱使不知道誰是對的人, 那人只會出現在震撼的瞬間, 就如隕石撞地球的一刻。 Photo@ 2015 Nordlingen Germany 當初決定要到 Nordlingen,是因為它那圓圓的城牆, 也是德國境內三個被完整城牆圍繞的城市之一。 這一圈城牆其實是沿著 1500 萬年前隕石撞擊這裡形成的隕石坑而建。 每次到這些城牆城市,都會登上城牆, 然後再在城中遊走。 那天走到一條小路,見到這個枯萎的心型花圈。 縱使是一個枯萎的花圈,房子的主人還是把它放在屋外的窗前, 記念著相還的震撼,然後相守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