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he origin

無論是誰欠誰,人生到了最後一段路,同樣回歸生命的原點。 在人生的過程得到的、失去的,最後沒一樣能帶走。 或許到了生命的盡頭,機能減退至接近零,連同記憶也回歸到很久很久以前。 欠了誰什麽,送了誰什麽,已經不重要。 變得唯一的是,現在還擁有什麽,還剩下誰跟你一起走餘下的路。 Photo@ Cruz de Atapuerca, Camino de Santiago, Spain 2019 那一天,再回到朝聖之路上, 仍然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一口氣走 40 多 km。 登上最後一座山,在山頂上立著一支巨大十字架。 來到這裡,因為當天攀過不少山路,來到這座山, 已經非常累,站在十字架前回氣, 再回想著以往的事。 在十字架面前,我感覺到的是死亡,重生和永遠的安慰。 最後我在這裡留下了一塊石頭、一張紙和一點掛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