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omenlinna Island

Suomenlinna Island

Soumeninna Island

到訪日期:2015 年 7 月 11 日

Suomenlinna Island 的歷史主要可分為 3 個時期,瑞典統治 (1748-1808)、俄國統治 (1808-1918) 及獨立時期 (1918-now)。

於 17 世紀,瑞典因失去東部的重要要塞,同時為加強芬蘭的防禦能力,興建了一座要塞,就是 Suomenlinna 的前身,1750 年命名為 Sveaborg,芬蘭語為 Viapora,在島上建有一個 Dry Dock 用作建造艦隊的戰艦。

本來計劃 4 年內完工,但因另一宗海上要塞的工程,Viapora 的建造被延誤。後來因 Pomeranian war (1756–1763) 的發生,建造工程更被暫時擱置。

在後來的瑞俄戰爭 (1788–1790) 中,Viapora 以作為海軍基地的角色存在,雖然未有參與過真實戰爭。

在 1808 年,俄國圍攻 Viapora,當時的指揮官決定向俄國投降,被俄國接管的 Viapora 進入俄國統治的時代了。

俄國統治下,芬蘭成為自治大公國,而 Viapora 更是俄國統治下的海上要塞。在俄治初期,Viapora 的海上要塞地位被受重視,更展開擴建。

可是到了 18 世紀後期,要塞的重要性下降,加上資源短缺,維護工作亦被輕視,漸漸變得衰落。

直到 Crimean War (1853–1856) 爆發, Viapora 重新被重視,在俄國跟土耳其戰爭中,與土耳基結盟的英法聯軍向 Viapora 轟炸兩天,而要塞在這輪攻擊中受到嚴重破壞。雖然後來進行修復,但其地位一去不復。

雖然芬蘭在 1917 年 12 月 6 日宣佈獨立,但當時的 Viapora 仍受俄國管治一段時間,就在芬蘭內戰期間,在 1918 年春天,Viapora 正式轉移,交給芬蘭管治。初期要塞作為監獄的角色存在。

為了展示芬蘭身的獨立地位,Viapora 亦正式改名為 Suomenlinna,同時展開修復。軍隊進駐,到島上的旅遊業開始興起。

1939 年 Winter War 爆發,本身是芬蘭潛艇基地的 Suomenlinna 亦有炮兵和空降軍進駐。Continuation War (1941–1944) 後,Suomenlinna 只餘下幾個軍事單位,這就是戰爭的代價。

1960 年代,國防軍宣佈正式撒離要塞,交還民政部門管理,軍方只剩下海軍學院在島上。Soumenlinna 及後改建成民宅和工作場所。

1991 年,Suomenlinna 正式被 UNESCO 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Suomenlinna 資訊<<

交通:
Suomenlinna Island 位於芬蘭首都 Helsinki,由機場到 Helsinki 火車站可乘搭巴士 615 線,或火車 I 線及 P 線。
另一種進場方式是由 Estonia 的 Tallinn 搭船到 Helsinki。

Klook 優惠:
>>Helsinki Card – 赫爾辛基無限景點通票<<
>>赫爾辛基隨上隨下觀光巴士通票<<

Klook.com

來 Helsinki 的原因,是因為要來往香港和 Kraków 轉機。回程時,在 Helsinki 有差不多 20 小時的等候時間,所以在市中心休息一晚,再短暫遊覽 Soumenlinna。它是我第一個探訪較現代化的城堡,是作為軍事要塞的角色存在。

由 Kraków 搭兩小時飛機到達 Helsinki 機場已是零晨一時半,帶著輕裝,離開機場,到 Helsinki 街上走走,首要目標是 Soumenlinna 這個軍事要塞。在機場半個小時就到 Helsinki 火車站,在巴士上外面是黑漆漆,但還能看到街上的房子是比較現代化的樣子。巴士站就在火車站旁,還是第一次這種時間在歐洲的街道上走,但是在 Helsinki 市中心的夜生活還算是精彩的,酒吧還不停射出射燈,不少酒客還是剛步出門口。

幸好不用帶著行李,輕輕鬆鬆到達酒店。洗澡後出來看看天空,還是藍藍的,多雲,像是 7 時多的天色,雖然沒有睡意,但還是睡吧!

Helsinki Airport bus station, Helsinki, Finland
Helsinki Train Station, Helsinki, Finland
Helsinki Train Station, Helsinki, Finland
Helsinki Train Station, Helsinki, Finland

只睡了四小時,起床後在酒店吃早餐,試過當地的「臭魚」,感覺也不算很差,只是非常鹹,口感是滑滑的。然後很早就到碼頭,因為我的首要目標還是 Soumenlinna Island,沒有仔細看 Helsinki 原因的景點,還是等跟家人再來時再看看吧!

在碼頭前有一個市集,店主們忙著開鋪,眼看有吃的,也有不少飾物店和手信店。

Helsingin tuomiokirkko, Helsinki, Finland
Kauppatori Market Square, Helsinki, Finland

連接 Soumenlinna Island 的船大約 20 分鐘一班,非常方便。船上是沒有指定座的,在短短的船程我走了船上的幾個地方看。雖然風很大,衣服勉強足夠保暖,我還是想呆在外面。

般還未開出,欄杆上已有海鷗站著,好像是在等待著什麽似的。

Suomenlinnan lautta, Helsinki, Finland
On Ship with Seagull, Helsinki, Finland

船開出不久,就有很多海鷗飛來,牠們在我們頭頂跟船的速度一樣飛,在船上看似是停在空中,看到有人拿著食物 (像是蝦條) 伸手出去,海鷗們就去搶食,然後有更多海鷗飛近我們,有的飛累了就站在船的欄杆上休息。

On Ship with Seagull, Helsinki, Finland
On Ship with Seagull, Helsinki, Finland

除了迎面而來的冷風,看著四周的小島,就能感受到船的速度,有些小島上有屋,像是有人居住,也有一些看似是政府建築。

On the ship to Suomenlinna, päälait, Helsinki, Finland
On ship to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快要靠岸的時候,我跑到出口看著靠岸的情景,看這艘船足夠運載車輛,更何況相片中的單車,只是我來回的船程都未見有車輛共乘。

Suomenlinna, päälait, Helsinki, Finland
Suomenlinna, päälait, Helsinki, Finland

船靠岸後,大批乘客一起下船,一起穿過大閘,再一起沿著一條路走,我亦跟著一起走,應該是對的路吧!然後見到 Tourist Center,拿了地圖後在旁邊的通道進入要塞。

我在對著岸邊拍照時,聽到一位小女孩好像在跟別人對駡,回頭看她好像動畫中的主角一樣,對著大海有氣勢地對著「敵人」講一大論對白,然後向著岸邊衝去,再把小手中的石子扔出去,她的媽媽還怕她衝進大海,我把這一幕拍下,然後哈哈大笑,但她無視我回到爸媽身邊,就似是人民英雄完成了保衛地球的任務。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omenlinna Panimo, Helsinki, Finland

Soumenlinna 主要有四個島,以橋樑連接,下船後的這個島有海軍學院、軍事博物館和 Soumenlinna 博物館。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Little kid watching the fishes, Suomenlinna silta, Helsinki, Finland

通過 Suomenlinnan silta (Soumenlinna Bridge) 後,就去到另一個島,這個島就是 Dry Dock 的所在地,以及一些主要防禦設施。

這裡的城牆牆身不高,多邊形結構,是熱兵器時代的城堡主要防守模式。

Wall of Suomenlinna, Suomenlinna silta, Helsinki, Finland
Suomenlinna silta, Helsinki, Finland
Anchor, Ehrensvärd-museo,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在 Soumenlinna 的島上四處都放著不同時代的大炮,有的是帶有大輛子的,也有不少棱堡的遺跡。

就在島的正中央,有一個小公園,有很多小朋友在這裡「放電」,也有幾個長者在這裡的石造圍欄做健身操。

Cannon,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Ravelin,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走到島的南部,保留著當年的城牆和炮台,來這邊的人比較少,可能是因為陽光太猛烈吧!在烈日之下,在船上感愛的寒氣也即時消失了。

我還是喜歡在沒有人的城牆上走,可以享受那寧靜。這裡的城牆上大多是泥土和草,是現代化要塞的特色,這樣可以增加對炮彈的防禦和保護色吧!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沿著岸邊走,有不少木製樓梯連接岸邊的沙灘,但是今天沒有人在這裡游泳或曬太陽,反而在另一邊岸邊的岩石上,有不少情侶躺著聊天。

Cannon,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Cannon,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在向著地中海的一面放著好幾枚滑膛炮,炮身上的銅亦因風化而變成帶點綠綠的。打算向著炮管看看裡面螺旋形的膛線,發現裡面全是垃圾,故事教懂我,好看的東西還是看外面就好了。

Cannon,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Cannon,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Wall,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除了在城牆上的滑膛炮,一直走到最東南面, Bastion Gustavssvärd 是守護著 Soumenlinna 和 Vallisaari 之間的海峽的重要據點。在城牆內部有很多炮口,有些炮口還放著大炮。

Cannon,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這邊的岸邊向著波蘿的海,早上的雲大致都吹散了,坐在這裡看海,看到彎彎的海平面,很想繼續坐下去,享受這美景。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繞過 Bastion Gustavssvärd 的背後,見到 King’s Gate,應該是以前船艦士兵和貨物上落的地方。

Kuninkaanportti,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Cannon,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Kuninkaanportti,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hip,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然後繼續沿著岸邊走,回到大路,選擇再到島的另一邊走,繼續探險。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hip,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hip,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ea view,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到達島的北部,面向西南邊的海岸,這邊也放著四座炮台,但是已經沒有大炮了,只餘下底座。站在這裡,打開地圖,看著地形,再加一點想像力,想像著全盛期的 Soumenlinna 島上放滿大炮的樣子。

Fort,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ea view,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Fort,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然後沿著回頭路走,走到 Sukellusvene Vesikko,它本來是 CV-707 潛艇,後來改建成博物館,可以進去走一走,體驗一下潛艇的生活。

還是第一次這麽近看到潛水艇,感覺很新鮮,可是它已經被固定在岸邊。記得是免費入場參觀的,所以一定要進去看看。

Sea view,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bmarine Vesikko,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bmarine Vesikko,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bmarine Vesikko,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跟外面的陽光對比,進入潛艇內部是非常陰暗。內部很窄很小,牆身一節一節的,掛著很多線和管,有很多儀錶,亦有床和書桌,好像只能容納十多人,船頭放著好幾枚魚雷,在電影中,很多時都會發生在激戰中,魚雷被卡著,要一位勇者隻身去拆解,然後勇者就不是浸死就是被夾死的情節,就是在這些地方。

Submarine Vesikko,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bmarine Vesikko,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bmarine Vesikko,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bmarine Vesikko,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bmarine Vesikko,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bmarine Vesikko,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bmarine Vesikko,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bmarine Vesikko,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bmarine Vesikko,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bmarine Vesikko,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bmarine Vesikko,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後來人漸多,是時候到 Soumenlinna Museum 和軍事博物館,因為這些地方大部份時間都是多人,什麽覺得時候去都是一樣多人。

Soumenlinna Museum 的一樓就放著 Soumenlinna 的歷史和模型,以及它的平面圖,有趣的是,這裡人反而不多,整個場地加上我就只有五、六個人,可以靜靜的看。

在二樓有掛有不少芬蘭人生活的照片,細說他們在捕魚和造船的紀錄。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omenlinna Museum,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omenlinna Museum,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bmarine Vesikko,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軍事博物館是免費入場,而且放滿了戰車和士兵軍服,戰車和兵器的數量是超多,在小小的房間內放得密麻麻。一邊走,一邊拍,都花了不少時間。

Sotamuseon Maneesi,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otamuseon Maneesi,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otamuseon Maneesi,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otamuseon Maneesi,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看完軍事博物館,就完成了今天最重要的事,然後就回程前在島上四處多晃一下。走過籃球場,看到有趣的長椅,感覺十分自在。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Basketball court,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Bench,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走到島上唯一的教堂,原是以前俄治時期的東正教教堂,芬蘭獨立後便變成基督教教堂,有一對新人在辦婚禮,正在步出教堂門口,一眾親友在門外迎接他們出來。看著他們出來的興奮,就感受到他們對新婚的喜愉和憧憬,突然覺得有一點感動。

Wedding, Suomenlinnan kirkko,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然後,又到了離開的時候,碼頭塞滿了人,都有等半小時一班的船返回 Helsinki 市中心。

每次離開的時候,總是帶點納悶,尤其是離開 Soumenlinna 後便要回到機場,回到機場後就是乘飛機回到香港,又要回到真實生活,又不知道什麽時候才可以再出來。

在回程的船上,靜靜的看著遠離 Soumenlinna,身旁站著兩位小朋友,他們剛剛夠高,靠在船邊看著 Soumenlinna 的遠離。

Suomenlinna, Main Quay,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ay be to Suomenlinna,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回到 Helsinki 的碼頭,灘檔大部份都開檔了,但眼見有不少正在收檔,現在只是下午兩時多,差一點連吃的都沒有,隨便在市場的其中一個家吃了點東西。

Warship,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Suomenlinnan lautta, Suomenlinna, Helsinki, Finland

眼見還有點時間,所以在市中心走一走,多看看芬蘭人的生活。

Helsinki, Finland
Helsinki, Finland
Playground, Helsinki, Finland
Playground, Helsinki, Finland

走到 Uspenski Cathedral,是一座芬蘭的東正教教堂,沒有進去看,但是從外表看,跟後來到俄羅斯見到的東正教教堂很像,畢竟芬蘭是有一段時間是由俄國統治。

Uspenskin katedraali, Helsinki, Finland

在星期天的 Esplanadi 公園中,除了不少一家大小在享受天倫之樂外,還有不少表演者在表演,很多都是表演樂器,亦有很多傳教的人,突然有一個男人問我是否來自日本,我說來自香港,他就給我一本封面寫上中文「愛」字的小書,本來他給我的一本是寫著簡體字,我告訴他我們的是 traditional Chinese,他就給我一本是繁體的,還說著 Taiwan,看來他們都知道中国和台灣的分別呢!另外還遇上了一位傳教者,她是一位年長的女士,她很和善,就算我表明我沒有什麽信仰,但是她也很耐心的跟我討論宗教的問題,意想不到的可以在香港以外的地方跟別人討論宗教問題。

Esplanadi Narrow park, Helsinki, Finland
Esplanadi Narrow park, Helsinki, Finland
Tram, Helsinki, Finland
Train, Helsinki, Finland

然後又一次回到 Helsinki Airport,上機時間是晚上八時左右,太陽就在地平線上,在等待上機時,靜靜欣賞這個在機場的日落,另有一番感受。

再見芬蘭,我會再來的,謝謝你的款待。

Helsinki-Vantaan lentoasema, Helsinki, Finland
Helsinki-Vantaan lentoasema, Helsinki, Finland

All for Castle

No posts foun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