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gnal from God

門一直都在,只在對的時間才被發現 或許有時會技窮而末路, 而上天還會留下一扇門, 讓你無意間推開。 然而門一直都在, 只是要有對的時間才會被發現。 Photo@ Camino de Santiago Day 7 2018 On My Way from Azofra to Cirueña 朝聖之路上,處處都有箭頭,為大家指引路線。它們一直都在,只是看到和沒被看到而已。在路上,尋找它們也是一種樂趣。

Door is Here

神從來沒有把我捨棄,只要我沒有放棄夢想。 在各自的路上,各人有各人的步伐。 所見所遇各有不同。 或許間中能跟來自遠方路過的一位看到同樣的景致,內心感覺亦是各自各。 習慣獨自戰鬥著,縱然路上有多難,抬頭一看,便是精彩的常下。 放下無謂的情緒,發現原來踏在奇蹟的路上。 神從來沒有把我捨棄,只要我沒有放棄夢想。 Photo@ Camino de Santiago Day 6 2018 On My Way from Torres Del Río to Viana 在朝聖之路上,每天走上的路都是新的,但卻是重複動作。沒有結伴,只是獨自在走。第 6 天的日出,看到雙彩虹,身邊就有一對來自美國的護士母女。她們沒有跟我一樣站著欣賞天上的彩虹。原來她們早已看慣,而我第一次看到彩虹還是在 Cardiff。沒有人會跟看著同樣的風景,而想著同樣的事。然後,繼續走著期待下一段路的風景。

Fail is Part of Perfect

完美我成功,只會存在於不知情的旁人眼中 一路走來,永不知學到的何時有用,只知道想多學一點不懂的,然後一直裝備,一直等待。 直到能力派得上用場,又會自責不夠熟練。 但是回頭一看,其實早已走得很遠。 完美的成只會存在於不知情的旁人眼中,所以別怕,失敗只為夢想而存在。 安,加油! I am still on my way! Photo@ Camino de Santiago Day 10 2019 On My Way @ Cardeñuela Riopico 在走朝聖之路,一般都會選擇一早起來,一來沒太多人梳洗,二來可以看日出。而在第 10 天的一早,五時前就步出 Albergue 門口,看到漫天星星,是超級開心,因為從未見到這麼多的星掛在天上。為了便攜,只帶了小相機和桌面腳架。在沒人的路中心,試了又試,不知多少次,才拍到一點一點的小星星。拍下北斗七星。然後抱著興奮的心情再摸黑前進。

On the Stage

就在人生的舞台上,台下是開放式座位, 或許有人會取笑你的表演,也有人提早離場, 但最少為能站在台上半秒而感動, 再為在下欣賞你的人多唱一點點。 Photo@ Rothenburg, Germany 在城牆上漫步,走到一個地方, 靠著城牆下有一個舞台, 背著城牆看下去,有兩邊不同 Style 的看台, 彷彿一半的觀眾在欣賞你,另一半在取笑你。

Moment of Leaving

離別總帶一點淚。列車開出了,拉也拉不住。 亦只能站在月台上,靜靜地送上這一程。 Photo@ Московский вокзал (Moscow Station), St Petersburg, Russia 在開始西伯利亞鐵路的旅程,在車上的走廊見到這一幕。 一對夫婦在送別車上的小朋友,小朋友看著父母。 看不到小朋友眼中的淚,也看不到母親的面孔。 但見到小朋友雙手扶著欄杆,是多想衝到母親的懷抱中, 眼見母親突然把頭靠在丈夫的肩上,似是流出淚來。 鐵路帶走了親人,但是帶不走那一絲的思念。 同樣的畫面,每天都在不同地方出現。

Link to memory

沒有今天和明天的人,只能活在別人昨天的回憶。 跟他們有連繫的事和物,記錄著存在的證明,也會跟隨時間一件又一件的被消失、被忘記、被遺棄。 被成就的人,只能延續著那成就,為還活在過去的他們,多加一句「然後」,把他們連繫到今天和明天。 Photo@ Flight from Berlin, Germany, to Gdańsk, Poland 2015 當知道要登上螺旋槳飛機時,感覺又興奮又害怕, 但是在一個小時的機程中, 一邊看著螺旋槳轉動,一邊看著地上的景物在變動, 感覺就像回到幾十年前,飛機剛發明不久, 然後再發展到民航時代的過去。 然後再發展到噴射機, 然後再發展到能來回太空的穿梳機, 然後呢? 坐著這飛機就像把我穿梳現在與過去, 螺旋槳的聲音,就像細訴過去的人的貢獻和付出。

Back to the origin

無論是誰欠誰,人生到了最後一段路,同樣回歸生命的原點。 在人生的過程得到的、失去的,最後沒一樣能帶走。 或許到了生命的盡頭,機能減退至接近零,連同記憶也回歸到很久很久以前。 欠了誰什麽,送了誰什麽,已經不重要。 變得唯一的是,現在還擁有什麽,還剩下誰跟你一起走餘下的路。 Photo@ Cruz de Atapuerca, Camino de Santiago, Spain 2019 那一天,再回到朝聖之路上, 仍然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一口氣走 40 多 km。 登上最後一座山,在山頂上立著一支巨大十字架。 來到這裡,因為當天攀過不少山路,來到這座山, 已經非常累,站在十字架前回氣, 再回想著以往的事。 在十字架面前,我感覺到的是死亡,重生和永遠的安慰。 最後我在這裡留下了一塊石頭、一張紙和一點掛念。

Opposite side

不同的立場會有不同的看法, 看到持不同立場的對方的不是, 也許自己也有這樣的不是, 就如對著一面鏡子。 Photo@ Real Alcázar de Sevilla, Sevilla, Spain, 2017 7 月份的 Sevilla 是非常炎熱, 所以這裡的建築和西班牙南部其他的建築一樣, 都有水池或水流配合,減低建築物內的溫度。 在 Real Alcázar de Sevilla 中亦有不少水渠、水池、噴水池等, 最記得的是在一個地牢中有一個水道, 它的盡頭是什麽呢?不知道。 但是水道的水是靜止,配合水道兩旁的燈光, 水面清淅的反映了水道的倒影。 幸好當時在場的人沒有向水道投幣,沒有破壞水面的平靜。

Lifelong half

情人能跟你分享快樂的事; 但只有對的人能在內心陰暗面來去自如, 不用去捉緊,也會穿梳你心終生。 縱使不知道誰是對的人, 那人只會出現在震撼的瞬間, 就如隕石撞地球的一刻。 Photo@ 2015 Nordlingen Germany 當初決定要到 Nordlingen,是因為它那圓圓的城牆, 也是德國境內三個被完整城牆圍繞的城市之一。 這一圈城牆其實是沿著 1500 萬年前隕石撞擊這裡形成的隕石坑而建。 每次到這些城牆城市,都會登上城牆, 然後再在城中遊走。 那天走到一條小路,見到這個枯萎的心型花圈。 縱使是一個枯萎的花圈,房子的主人還是把它放在屋外的窗前, 記念著相還的震撼,然後相守到老。

Timing

時機是不早不晚, 剛剛好就在對的時間走到對的地點遇上對的人。 沒有誰錯過誰,只有誰感應誰。 Photo@Gdansk Poland July 2015 波蘭的第一站來到 Gdańsk 剛好遇上熱浪,又剛好遇上特別的巡遊。 當地人穿上傳統服裝在舊城區大街中遊走, 他們自己在拍照,也有遊人跟他們合照。 巡遊隊伍來到 Dwór Artusa 前, 當中有人在朗讀波蘭語, 然後有開槍表演。 就剛好這一刻,有幸能把火光拍下來。 火光過後便傳來一陣火藥味,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