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Saint-Michel

Mont-Saint-Michel 是一座位於法國 Normandy 地區的山城,建於一個 Tidal island,即是一個在潮退時是連著 mainland,潮漲時變成一座孤島,但經過年月過去,沙石慢慢累積,孤島漸漸跟 mainland 連上。後來當地政府為了回復當年的模樣,進行工程清理累積的泥沙。 Mont-Saint-Michel 的歷史很長很複雜,最初是由愛爾蘭一位隠居修道者開發,然後聚集了一班追隨者在島上。後來在 6-7 世紀變成 Armorican 人高盧羅馬的權力中心,直至被 Fransk (法蘭克人) 洗劫為止。之後就由 Neustria 人掌控。 據說大天使 archangel Michael 曾在 708 年出現在聖人 Aubert of Avranches 面前,並指示他在這小島上興建一座教堂,本來小島的名字是 Mont Tombe,亦因些改名為 Mont-Saint-Michel。 在 Mont-Saint-Michel 的最頂峰建有一座教堂和修道院,每年都有很多人來朝拜,但很多潮聖者都死於突如其來的潮漲。 現今的 Mont-Saint-Michel 在 1979 年被 UNESCO 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Mont-Saint-Michel 資訊<<>>Abbatiale du Mont-Saint-Michel 資訊<< 交通:要來 Mont-Saint-Michel,可由 Rennes 搭來 Mont-Saint-Michel 的巴士。從巴黎到 Rennes 可在 Gare Montparnasse 搭 […]

Link to memory

沒有今天和明天的人,只能活在別人昨天的回憶。 跟他們有連繫的事和物,記錄著存在的證明,也會跟隨時間一件又一件的被消失、被忘記、被遺棄。 被成就的人,只能延續著那成就,為還活在過去的他們,多加一句「然後」,把他們連繫到今天和明天。 Photo@ Flight from Berlin, Germany, to Gdańsk, Poland 2015 當知道要登上螺旋槳飛機時,感覺又興奮又害怕, 但是在一個小時的機程中, 一邊看著螺旋槳轉動,一邊看著地上的景物在變動, 感覺就像回到幾十年前,飛機剛發明不久, 然後再發展到民航時代的過去。 然後再發展到噴射機, 然後再發展到能來回太空的穿梳機, 然後呢? 坐著這飛機就像把我穿梳現在與過去, 螺旋槳的聲音,就像細訴過去的人的貢獻和付出。

Castell Coch

Castell Coch 到訪日期:2014 年 7 月 6 日 Castell Coch 位於英國威爾斯 Cardiff 的近郊地區 Tongwynlais 的山上。是一座重建又重建的城堡,第一代城堡是哥德式,是由 Normans 建於 1081 年,目的是保護當年新佔領的 Cardiff,但不久後就被廢棄。 後來又重新由土質城堡以石材加強防禦,再負起保謢 Cardiff 的重任。可惜於 1314 年在一次叛亂中被摧毀。 城堡遺跡在 1760 年被英國貴族 John Stuart, 3rd Earl of Bute 擁有。愛好建築和古玩的他更特意請來名建築師 William Burges 來修復城堡。可惜 William Burges 只能在 1875 – 1879 年間完成城保外部的重建,當轉到內部修復後,在 1881 年,Burges 便離世,餘下的工作就由他的團隊繼續至 1891 年完成。 城堡對 Bute 的主要功能是作為渡假屋,同時他亦把葡萄重新引入到英國,更在城堡下方種植了一個葡萄園,葡萄酒的生產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停止。 在 1950 年,他的孫兒 the 5th […]

Camino Day 8

Cirueña to Bolerado Distance: 29.6 km Total Distance: 239.6 km Cirueña 在 Albergue Victoria 的 L 形房間裡,有趣的是廁所是在 L 型的內角位置,起床後,梳洗都要小心翼翼,怕會弄出聲響把別人吵醒了。 這個小鎮真的很小,出門後四處燈光昏暗,抬頭看看天空,滿天都星星,我整個呆住了,手機上有 Star Chart 這個 App,對照著看了很久才願意出發。 然後在漆黑中出發。先走上一條寬闊的石路,兩旁是什麽呢?太黑了,只看到是草,似是農田,氣溫仍是很冷,西班牙北部的早上,就算是 6 月初仍像香港的冬天。幾天前未走朝聖之路,因為是有陽光,還覺得很熱,本來想把大部份衣服都寄送,但在寄送前還是把羽絨抽起跟身,真是幸運。 在農田的路上,前面是完全黑暗,還能看到星光,背後是 Cirueña 的燈光,和日出前的光。回頭看著跟日間不一樣的地平線,有另一種美。自太陽漸漸由地平線下而上昇起,眼前的星光漸暗,然後一顆一顆的消失,忽然想到人生就是,當得到成就的美好,眼前重要的人會離去,那種無力感是無法形容的。 Santo Domingo de la Calzada 在太陽完全昇起後不久,便到達 Santo Domingo de la Calzada,在進入 Santo Domingo de la Calzada 時最印像深刻的,除了是見到一間足球訓練學校,還有附近牆上的一幅人物塗鴉,那個人像的前方有黃色箭咀,就像是站在這裡為朝聖者們指示方向。還有在進入舊城區前的一個大箭咀。後來才發現 Santo Domingo de la Calzada 也是有一個有城牆的城鎮,而大箭咀指著的位置就是其中一道城門。 進入舊城區後,便是沿著一條直路走,沿路左右有不少 Albergues,在這城填留宿的朝聖者陸續步出 Albergue,很多都是連群結隊。我在主教座堂前的位置見到有熱食的自動販賣機,於是便在附近的石椅坐下來吃早餐,今次又買了熱狗。 經過主教座堂後,一道圍牆上有一幅以主作為主題的彩畫,很漂亮,見它顏色的鮮艷程度來看,應該是畫了不久的,畫的人都是有心思和耐性的人。 離開 […]

Back to the origin

無論是誰欠誰,人生到了最後一段路,同樣回歸生命的原點。 在人生的過程得到的、失去的,最後沒一樣能帶走。 或許到了生命的盡頭,機能減退至接近零,連同記憶也回歸到很久很久以前。 欠了誰什麽,送了誰什麽,已經不重要。 變得唯一的是,現在還擁有什麽,還剩下誰跟你一起走餘下的路。 Photo@ Cruz de Atapuerca, Camino de Santiago, Spain 2019 那一天,再回到朝聖之路上, 仍然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一口氣走 40 多 km。 登上最後一座山,在山頂上立著一支巨大十字架。 來到這裡,因為當天攀過不少山路,來到這座山, 已經非常累,站在十字架前回氣, 再回想著以往的事。 在十字架面前,我感覺到的是死亡,重生和永遠的安慰。 最後我在這裡留下了一塊石頭、一張紙和一點掛念。